24小时咨询热线:
电 话:
传 真:
QQ在线:
邮 箱:

广州怀孕网:揭秘地方假治污-2015年治污条例进2

[ 时间:2018-02-14 点击: ]
html模版揭秘地方假治污:2015年治污条例进2013年档案袋

  《新闻1+1》2017年7月31日完成台本

  ——中央真督察,地方假治污?

  (节目导视)

  解说:

  措辞严厉,中央环保督察组的问题反馈直言不讳,假装治污,天津的一些地方对治污大做表面文章。

  播报:

  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日前在接受中央环保督察组问询时,提供虚假材料伪造会议纪要,被督查组调阅时当场发现。

  解说:

  有的地方,被上级督促和媒体曝光后才被动应对而有的地方,被多次督察约谈后仍然行动迟缓。

  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组长 朱之鑫:

  重发展轻保护的问题依然存在,一些区域性环境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环境污染问题仍然较为突出。

  解说:

  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为何成了共性?在大力倡导环境保护的同时,一些地方的污染还在进一步加剧?

  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 刘长根:

  大量的建筑垃圾堆放在巢湖湿地里,现场情况触目惊心。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中央真督察,地方假治污?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三个月前呢第三批中央环保督查组又出发了,去哪呢去天津、山西、辽宁、安徽等七个省市来进行环保督查,咱先不说这个结果,可能好多人都以为这个环保督查组是不是环保部派出去的,不是,这可是中央环保督查组,咱们就看组长的级别。

  你看这个组长去天津市的是第一组,第一组的蒋巨峰组长,曾经任四川省的生(编者注:省)长,山西省第二组,杨松组长,曾任湖北省委副主席,辽宁这是第三组,他的组长李家祥,曾经兼任中国民航总局的局长。我们再来看第四组朱之鑫,国家统计局的局长曾任,国家发改委的副主任,去福建的是第五组贾治邦组长,曾任陕西省省长,第六组去湖南吴新雄组长,曾任江西省的省长,大家看这些组长几乎全是政部级的干部,派如此高级别的中央环保督查组,就这几个组长的级别就证明了这一点。

  于是呢在督查完了回馈的时候您发现,可就真硬气也真不客气,这两天媒体上都在报道的是一个环保督查这个结束的时候,向当地反馈意见,尤其第一个媒体报道的是天津,为什么说是非常非常不客气呢,咱们一起来看一下。

  解说:

  “天津市在环境保护方面存在开会传达多、研究部署少,口号多、落实少等问题,一些领导干部在工作中担当意识、责任意识欠缺,‘好人主义’盛行。”

  “治理走过场、做表面文章。这是7月29日,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天津市委、市政府给出问题清单中的表述!为此有媒体表示,”这是环保督查打开的正确方式“。然而,让公众更感到惊讶的是,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面对中央环保督察组的检查,迸发出的却是造假的动力!为了应付环保督查,还导演了一出”穿越剧“!

  口播 2017年7月29日天津新闻联播:

  静海区水务局为应付环境保护督察,编造会议纪要和工作台账,影响十分恶劣。

  解说:

  影响十分恶劣,这是中央环保督察组对于此事的表态!2017年4月28日至5月28日,当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查组,下沉到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进行问询及调阅资料时发现,工作人员提供的2013年工作档案中,《大气污染防治办公会议第二次纪要》的讨论内容里,竟然出现了2015年才发布的《天津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的讨论议题。

  对此,相关工作人员解释说,是静海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到调阅资料通知后,擅自指使她虚构事实,编造材料。她表示,为了让资料更“充实”,所以在2017年初,参照2017年的相关文件,编造了《大气污染防治办公会议第二次纪要》。同时编造的还有《静海水务局水务工程建设大气污染防治细则》。为应付督察,静海区不仅编造了“漏洞百出”的会议资料,甚至还上演了“大变活人”的戏法。2014年2月才入职的工作人员,竟作为参会人员出现在了2013年3月12日的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大气污染防治办公会议纪要中。

  口播 2017年5月22日新闻:

  环保部今天通报,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在接受中央环保督察组问询时,提供虚假材料,目前,相关责任人已被严肃问责,其中静海区水务局局长被免职。

  解说:

  除了上述造假外,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天津还发现,滨海新区、武清区环保治理“走捷径”,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经政府常务会研究出台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周边大气环境保障方案,在监测站周边区域采取控制交通流量、增加水洗保洁次数等功利性措施。宁河区在落实黑臭水体治理任务时敷衍塞责,为应付检查做表面文章,仅采取杂物堵塞排污口、设立挡水墙等临时性措施,管网建设等治本工程严重滞后。

  为此,今天有评论文章指出:“不以丁是丁,卯是卯的认真劲儿治污,反而把部分精力耗在敷衍方面,也是污染之外的另一重问题。”

  白岩松:

  这组长都是政部级于是部长出马就一个顶俩都不止,效果就非常的明显,我们就看一组眼花缭乱的数字,我简略的说一下,截止到6月底,督查组交办各省市“群众举报”的办结情况,你看天津基本办结了4000多件,立案侦查我们看就有3件,拘留了12个人,约谈了307人,问责139。你看像这个山西立案侦查22件,然后拘留61个人,问责了1000多个人。还有这个更多的我们来看湖南,立案侦查了133件拘留了174人,问责了1359人,这可以说是力度一点都不小。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的副所长常纪文。

  (电话连线)

  白岩松:

  常所长您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常纪文:

  您好。

  白岩松: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个中央的督查组针对天津的时这样一段普遍被大家认为是非常非常严厉的一段话,天津市在环境保护方面存在开会传达多,研究部署少,口号多落实少等问题,一些领导干部在工作中担当意识、责任意识欠缺,“好人主义”盛行,那常所长如何理解这“好人主义”他给谁当好人?

  常纪文:

  好人组就是第一关监管机关做好人,做违法乱纪的人的好人,表现是对商喊口号应付下边,实际上就是猫给老鼠做好人。

  白岩松:

  其实这次督查组再跟天津反馈意见的时候也提到了,你们这个环保工作天津的环保工作,跟中央的要求直辖市的定位,还有百姓的期待差距很大,那中央的要求和百姓的期待大家好理解,直辖市的定位怎么来理解,是不是直辖市的定位,要比其他的地区要更高在环保的方面?

  常纪文:

  直辖市要求是更高一些,直辖市是为了发展区域经济而成立的,工业和第三产业占比高,和省自治区相比呢经济基础相对好一些,环境保护工作应该效果更好一些,因为管理层级比省要少一级,直辖市要少一级,执行力应当更强,但是环境污染的现象和不敢质保,不敢工业说明具体目的没有达到。

  白岩松:

  接下来你看常所长,在跟天津回馈的时候,还有这样的一段话其实这是很恶劣了,很多媒体也都在报道,就是“走捷径”,走捷径是一个非常好的词其实就是做表面文章,蒙你甚至叫造假,我们来看天津滨海新区,武清区为改善大气质量,在监测站周边采取控制交通流量、增加水洗保洁次数等功利性措施。还有呢为应付做表面文章,采取杂物堵塞排污口,临时性的措施,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为应付环境保护督察,编造会议纪要和工作台账,其实这个捷径已经非常非常糟糕了,这是一种造假的行为,您怎么看待他采用了这种造假的行为,这个定性?

  常纪文:

  造假的行为呢可能以前的督查以前也存在,他之所以造假呢还是害怕中央环保督查组,第二个工作能力和工作积累不够,临时抱佛脚,当然也有侥幸的心理,觉得中央环保督查组发现不了,我那个地方那么大你就那么几个人,你能发现吗,乃至现在的督查天上看有天上有卫星,地上的察在监察,空中还有老百姓举报有电报,所以是全方位的举报,一下子就能发现,这些这个作假的行为。

  白岩松:

  其实不仅天津了,还包括这个安徽、还包括其他的这个被督查的地方,但是这时候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常所长,您觉得地方有很多采用了这种比如说“好人主义”,走捷径,造假等等,他究竟是能力的问题还是态度的问题?

  常纪文:

  有的是能力问题,有的是态度问题,有的是两者就有,比方说有些地方,经济发展能力不行,建设无水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确实有难度,但是有一些譬如说破坏自然保护区,侵占自然保护区,搞商业商业型的项目,一些旅游型的项目,一些房地产的项目,那就是态度的问题,应当严厉处罚。

  白岩松:

  好,一会有问题我们继续来探讨,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级别极高的中央环保督查组的效果。

  (播放短片二)

  解说:

  天津七里海,是1992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以古海岸与湿地为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根据国务院《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规定,国家级保护区的核心区不能进人,而缓冲区是只准进入从事科学观测,但商业开发则是万万不行的,但中央环保督查组却有另一番发现。

  播报:

  中央环保第一督查组组长,蒋巨峰表示,天津宁河区在七里海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与缓冲区,主导旅游开发建设,违法建设湿地公园。

  解说:

  从2011年开始,天津市宁河区政府却主导旅游开发,将七里海保护区的核心区进行条块分割,一些游乐场、小木屋、观景廊道等设施的建设,改变了保护区原有的自然景观。

  环保志愿者 田阳阳:

  核心区都是原始的芦苇湿地,后来为了建设这个湿地公园把这个芦苇给破坏了,挖了很多深的沟壑放水进去,然后就能开船进去,还做了很多的人工绿化的设施。

  解说:

  据媒体提供的七里海保护区历年卫星遥感地图显示,本应碰都碰不得的保护区,但从开发商进驻后的2012年以后,保护区内的改变非常明显。直到2015年,环保部等十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涉及自然保护区开发建设活动监督管理的通知》,为此,天津市环保局下达处罚决定,以湿地公园项目“未经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就于2012年12月建成投入运营”为由,罚款十万元。

  表面上,这一大张旗鼓的开发终被“叫停”,但实际情况呢?

  环保志愿者 田阳阳:

  2016年我们去的时候,门口虽然有几个保安,虽然牌子上也写,正式关门不让进,但是你掏钱还能近取,有了设施还有没有拆除。

  环保志愿者 张云博:

  又建了6000亩的鱼塘,同样是在核心区,到了6月份发现他们已经养上鱼了,最新进展的电已经拉进去了,已经做了三个新的变电器。

  解说:

  无序开发的问题同样出现在安徽巢湖。据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通报,合肥在2013和2014年两年,以实施滨湖湿地公园工程等保护工程为名,在湖岸行开发之实,约2000亩湖面已经用作旅游开发。

  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 刘长根:

  同时有巢湖侵占湿地的问题,合肥这几年发展很快,大量的建筑垃圾堆放在巢湖湿地里,现场情况触目惊心。

  解说:

  跟天津一样,所谓的处罚、法规,在巢湖,依然被沦为一纸空谈。根据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巢湖流域水污染防治条例》出台后,大量违法开发建设仍然存在。

  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组长 朱之鑫:

  巢湖流域水污染防治条例出台后,条例规定的巢湖流域水环境一二三级保护区的具体范围至今尚未划定,条例明确的有关要求长期没有落实。

  (电话连线)

  白岩松:

  好,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的副所长常纪文,常所长您看不管是看到天津这块违法建湿地公园,还是在安徽这块大量的破坏这种湿地,让我们想起前不久我们节目也做了祁连山,中央其实以极其严厉的这种问责,来进行这个追究责任那好了。天津也好安徽也好,这样的干事情他不是不知道这样不能干,可是他为什么还干,背后的这种思维逻辑是什么?

  常纪文:

  背后的思维落实呢,它之所以干可能还是有利益冲突的问题,它很多地方开发搞房地产,搞旅游开发,就是为了追究经济利益,这说明很多的地方没有把环境保护放到压倒性或者是突出的位置。

  白岩松:

  您看这个前不久的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这块是非常严厉的问责,而且这里特别有特点,这个问责不仅仅对当下的负责的省级领导干部问责,对你过去几年几届,你任职的省级领导干部都问了责,这一回中央的环保督查组对天津、对安徽等等很多的地方,措施非常严厉,那接下来的问责会不会同样严厉?

  常纪文:

  我认为呢应该会这个严厉,目前呢很多地方,我调研的时候它表示,这个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是一件一件的责任,难以分清但是我们可以按照项目来追责,谁决策谁担责,谁审批谁担责,谁监管谁担责,对违规项目进行全面追责,对于任期内的环境职能主要的领导开展追责,按照环境保护党政同志和终身责任追究的原则,必须一追到底,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一些地方和领导的侥幸心理。

  白岩松:

  其实呢我们这回去说到,你看他的很多的这种问题所显现出来的,包括这个过去也不是没有采用应对方法,为了这个巢湖2011年的都要出台相关的规定,设置把它划到合肥来进行这种管理,但是还是没有一个很好的结果,你觉得为什么很多地方用会议传达会议,用文件贯彻文件,他对上面的时候,他觉得可能会点头,但是该干不好的不对的事的时候,他还是干?

  常纪文:

  这说明是压力传导仍然是不到位的,层层传导不到位,这是最近几年的一个老的问题,最近几年呢中央环保追责这个督查追责了大概一万多人,地方领导干部呢心里还是害怕,但是为什么压力传导不到位呢,主要我认为是省和市两级党委和政府,态度和行为很重要,以前有一些省市一级这个领导认为,我开会讲讲环境保护就表明我重视了,但是呢不付出行动,会开完了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一般开展生态文明工作,党政一把手他必须是亲自上手的,亲自部署亲自推动,亲自到督导现场督促,只有这样压力才会层层的传导。

  白岩松:

  常所长还有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其实一开始我们节目一开始的时候,就先告诉了大家一个信息,就是这一次的中央环保督查组的组长的级别非常高,几乎全部都是这个部级领导干部,省部级的领导干部,您怎么看待这是不是也是一个特别有中国国情的针对现实,让你感受到压力,而且真能硬起腰杆来去解决问题?

  常纪文:

  实际上除了河北省的督察是副部级的领导带队以外,第一轮、第二轮和第三轮都是正部级的领导带队,这一次呢这个督查呢是正部级的领导带队,但是这一次通报比前几次都更加的严厉。

  白岩松:

  好,一会有问题我们来继续探讨,接下来继续去关注这个问题。

  (播放短片三)

  解说:

  督察中发现的问题主要有: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淮河支流水质长期没有改善。2013年以来,对累计有数十起环境违法行为的中国五矿集团下属企业长期违法违规没有依法查处。一些突出环境风险长期得不到解决。汾河水质长期处于劣Ⅴ类,桑干河流域水质明显恶化。

  在目前已经公布的6个省市反馈督察情况中,有一项问题,是许多省市都共同存在的,那就是“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在天津的反馈意见中提到:按照规划要求,天津应于2015年前建成投运的13座生活垃圾处理厂,但实际仅建成投运5座;规划中的3座餐厨垃圾处理厂和4座粪便处理厂均未建设。2016年全市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仅为52.3%,静海、宁河两区垃圾无害化处理基本空白。而在安徽,则因为长期环境治理不力,造成当地水质的污染。

  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组长 朱之鑫:

  安徽省环境保护工作虽然取得积极进展,但总的来看,但重发展轻保护的问题依然存在,一些区域性环境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环境污染问题仍然较为突出。

  解说:

  在安徽,全省163个省级及以上工业园区中,还有24个未建成污水集中处理设施,15个园区管网建设滞后导致污水处理厂无法正常运行。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违建项目,使水质从2013年的二类下降到了2016年的四类。而在福建,河流污染问题长期不能解决,造成群众反映强烈。

  新闻播报:

  跨界河流梧垵溪长期污染严重,泉州市政府虽组织晋江、石狮两市开展整治,但工作不力,梧垵溪晋江段每天仍有约5600吨生活污水直排河道。宁德古田县166家石材加工企业,应于2016年底全部关停转产,单至督察时仅停产12家。

  解说:

  而在山西省的督察反馈情况中,虽然没有“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表述,但在中央环保督查中却发现了这些问题:“一些地方面对突出环境问题,强调客观因素多、主动作为少,漠视群众环境诉求,往往在上级督促或媒体曝光后,才被动应对,有的甚至被多次督查约谈后,仍行动迟缓。”。

  在向辽宁省反馈的督查情况中,当地相关部门长期未解决的是一些群众长期投诉的生活垃圾污染问题。与此同时,在督察情况中还提到了这样一项内容:“省委常委会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没有研究环境保护工作。”

  白岩松:

  我们先来看看这个在反馈的时候,反映各个省市一些突出的问题,像天津市工作落实不到位,然后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没有解决,山西省不作为慢作为,生态破坏问题依然突出,我们再往后看,你发现辽宁省也有一些突出环境问题亟待解决,安徽省也有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没有解决,我们再来看福建省也有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湖南省也有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所以要继续连线常纪文副所长。

  (电话连线)

  白岩松:

  常所长到底什么是这样,这6个省市全有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容易这么突出的全有长期得不到解决?

  常纪文:

广州怀孕网:揭秘地方假治污-2015年治污条例进2013年档案袋

  应该是两类,第一呢是花钱,但是不显示的政绩的比如说建污水处理厂,污水管网治理黑臭水体这是第一类,第二类呢是得罪人的往往难以得到处理,主要的原因不敢碰硬,比方说关闭企业,你像福建关闭的这个企业就比较少,应该关闭160多家最终只关闭了12家。

  白岩松:

  那想要让他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突然想明白了压力巨大,然后必须快速的解决,您觉得靠什么,靠问责新的政绩观,然后帮助他解决一些问题还是综合?

  常纪文:

  应该是呢就目前还是要靠问责,但是长期来说呢,还是靠制度建设,靠包括科学的决策,严格的监管,最后呢乃至于全过程的监管和追责。

  白岩松:

  另外呢这一次不是说我跟你回馈完了听了一些这个狠话硬话就算过去了,因为是要整改的,而且整改完了之后呢,还全面要公开,这个另外呢30天之内要向国务院也要去报,您觉得另外的一点来说,这毕竟是环境的问题,给当地的百姓生活也带来了很多的影响,是否也需要向市民百姓道歉?

  常纪文:

  如果道歉更好我觉得应该道歉,道歉就是对中央负责,也是对辖区的人民群众负责。

  白岩松:

  我们已经注意到,其实比如说第一次第一批的中央环保督查组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呈现出一定的这个效果,到了这次的时候,由于可能措施的这种严厉,而且一点不客气,媒体和社会的关注角度极大,您觉得会不会一二三轮,尤其到了第三轮的环保督查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您期待未来怎样?

  常纪文:

  我认为第三轮环保督查,特别是在前三年事情的处理(音)肯定是一个转折点,我相信呢严厉的措施,严厉的一些斥责,一些省份应该会吸取教训,以后回头看的时候,环保督查回头看的时候,我相信效果应该是现在要好。

  白岩松:

  如果您要是地方的话,您觉得看完这个第三轮的一些措施和这个方式的话,应该赶紧做什么?

  常纪文:

  我应该如果是一把手,应该亲自上手亲自部署亲自督促,也只有这样才能对党和人民的环保事业负责。

  白岩松:

  我明白您的意思,就是真要是解决很多关键的问题,还需要党政的一把手必须身体力行?

  常纪文:

  是。

  评论员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常所长带给我们的解析。的确套用一句话来说叫不是看广告,而是要看疗效,那么大家可以透过一开始节目一开始,就给大家说了,这个中央环保督查组,其实如果大家早就意识到,这是要真抓问题的话你从他组长的这个省部级的这个级别就能看到,更何况在回馈的时候非常的不客气,但愿一直不客气下去。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文章《广州怀孕网:揭秘地方假治污-2015年治污条例进2》原创来自:广州怀孕网,广州怀孕公司

与《广州怀孕网:揭秘地方假治污-2015年治污条例进2》相关文章:

广州怀孕公司:财政部纪检组原组长莫建成辞去人>

广州怀孕网山大校长:青岛校区将启用形成三地>

【广州怀孕网】新疆拜城县发生3.2级地震震源深>

广州怀孕公司中央军委委员迎来三个帮手均为少>

【广州怀孕公司】四川泸州持续高温市民打水中>

技术支持: 建议在1440*900分辨率下观看 效果更佳
 电话: 地址: